365bet注册官网首页 > 公证动态 > 公证动态 
网站搜索
网上服务
公证动态

继承中的消极对待及应对

时间   2016-02-18   浏览量   1900次

稿件来源: 南京司法行政网

石城公证处王仿

  某日,一位女子来到公证处称:其父母去世,双方生前无遗嘱,双方去世后遗留有一处房产,父母只有她一个子女,她要继承该房产。根据我国继承法的相关规定,被继承人死亡后,其财产由其父母、配偶、子女共同继承。故公证员要求其提供被继承人的父母材料,该女子支支吾吾,经询问后得知被继承人的母亲先于被继承人去世,被继承人的父亲解放前已前往台湾,多年未联系,下落不明,委托民间机构查询后得知其已去世,具体死亡时间及家庭情况无法查明。其已咨询法院,因没有明确被告,法院未予受理。所以到公证处办理继承财产的公证。

  从该案来看,可以明确的是,该女子有继承父母遗产的权利,但要实现继承遗产的目的,却存在种种困难。本案中,该女子父母生前未留有遗嘱,可以排除遗嘱继承遗产的权利。按照法定继承,本案能够查明的是被继承人的配偶,子女,母亲情况,无法查明的是被继承人的父亲情况。而被继承人父亲的死亡事实及与被继承人的死亡先后顺序,恰恰与本案息息相关,其不同的死亡时间将会产生不同的法律后果。若其先于被继承人死亡,则其不具有继承被继承人财产的权利,该女子可以较为顺利的继承父母遗产;若其后于被继承人死亡,其继承的遗产份额转由其继承人继承。该女子要继承父母遗产,则要继续查明被继承人父亲的婚姻家庭状况,该女子将面对1、向什么机构寻求帮助;2、如何调取被继承人父亲的死亡信息; 3、怎样采集被继承人父亲在台湾的婚姻家庭资料。采集成功后,还要祷告情况不能太复杂,配偶健康,子女健在且都在台湾;4、请求台湾亲属的全力配合和帮助;5、 在台湾办理何种手续;6、两边法律不对等给继承人带来感情上的伤害等等。如何解决此类问题,目前法律尚无明确规定。

  对事实不清,依据不足的继承申请,公证机构也无法受理。面对法院不立,公证处不受理,该女子更有可能消极对待房产继承,造成的不利后果有,房子难卖、拆迁难办,产权不明,这不仅违背了当代的法律精神,也阻碍了社会主义市场的商品流通。

  上述案例并非典型。在当下,即使在大陆地区,涉及父母的继承,往往由于年代久远,档案不全,风俗习惯等原因,也存在父母死亡证明难开,公证员难核的情况。特别是父母后于子女去世的情况,申请人继承财产要将叔叔、伯伯、姑姑们邀请到公证处办理继承手续,这些叔叔、伯伯、姑姑们要不认为事不关己手续多余,要不上演历史剧,将陈年旧账一一翻出,可谓声音高亢,情绪激动。申请人要达到继承财产的目的,不得不通过私下协议满足叔叔、伯伯、姑姑提出的要求。条件谈不拢,也只能消极对待,维持现状。

  特别是近年来,一波一波的移民潮,推动着中国人走向全世界。父母与子女分散居住不同国家。若父母生前未留有遗嘱,父母去世后,子女继承父母遗产过程中,容易出现子女难聚,一方变更国籍改名难核,子女失联、无音信,一方不表示继承也不表示放弃继承,一方放弃继承又不配合办理相关手续等情况,也会使子女产生消极对待,维持现状的想法。

  消极对待,维持现状不仅妨害了财产权利确认,也阻碍了财产流转,限制了商品的上市流通。遇到上述情况该如何处理?本人提出的法律建议是:

  一、被继承人生前订立遗嘱,预先对自己的个人合法财产进行处分

  我国继承法规定,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指定由法定继承人的一人或数人继承。上述案例中,若该女子父母生前留下符合法定形式的遗嘱,指定其遗产由子女继承,从而排除被继承人父亲的继承资格,则该女子完全可以排除上述困难,实现父母遗愿,较为简单的办理遗产继承手续。

  订立遗嘱在国外已相当普遍,而在我国尚处于培养阶段,很多人受传统思想的束缚,主观认为订立遗嘱不吉利,触霉头,不愿订立遗嘱。也有完全不理解遗嘱,不知遗嘱为何物。也有无视遗嘱,认为即使订立遗嘱也没用的。更有老人怕得罪子女,子女不赡养自己。多数人没有订立遗嘱的习惯。被继承人过世后,子女遇到上述情况,反而导致子女难继承,难过户,甚至子女不和,产生不必要的纠纷。

  近年来,随着法制建设的推进,法律宣传力度加大,人们开始认识到遗嘱的重要性。特别是南京地区房产管理部门,大胆采信遗嘱过户,简化遗嘱继承手续,不仅提高了行政效率,也降低了继承成本,为继承人继承遗产提供了便利,有效的推动了财产流转、商品流通。从近半年的公证接待过程中,明显感觉到老人订立遗嘱的强烈愿望,改变了过去“不好意思”,“子女要求”的被动性,老人有了明确处分财产的意愿。同时年轻人也开始慢慢接受遗嘱,也从过去的“左瞻右顾”,“忸怩不安”,到现在的从容应对,大方接受,谈笑自如。

  但是,遗嘱的有效性确认却阻碍了遗嘱的适用。我国继承法虽然确立了遗嘱形式的多样化,但能够被社会机构直接采信的遗嘱形式却少之甚少。如何采信,除继承法规定:自书、代书、录音、口头遗嘱,不得撤销、变更公证遗嘱。最高院的司法解释明确遗嘱人以不同形式理由数份内容相抵触的遗嘱,其中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所立公证遗嘱为准,没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所立的遗嘱为准以外,无其它明文规定,政府各部门应对也是大相径庭。这就造成,继承人有遗嘱,但不一定能使用的状态。即使被继承人有了明确的意愿,也有可能不能实现。继承人要实现继承遗产的目的,可能放弃遗嘱继承,转而办理法定继承,若存在类似上述案例的复杂情况,继承人可能处于两难的尴尬局面,最终不得不消极对待遗产继承。

  遗嘱继承具有法定继承所不具有的便捷性,不仅可以体现被继承人生前意思表示,而且可以合法的排除他人继承遗产的资格,降低继承成本,提高效率,节约社会资源,更有效的排除纠纷,能够克服上述案例的不能。

  我是一名公证员,每年帮助老人办理遗嘱公证,我深知遗嘱的法律意义和法律后果,也有订立遗嘱的法律素质,完全可以独立形成一份忠于自己真实意愿的遗嘱,可是目前现实是,我自己关起门来所立可能是没有用的,要得到社会机构的认定,我得走出大门向公证机构申请遗嘱公证,就职单位说不好还要回避,我得另寻其他公证处申请办理,经过申请、询问及曾经多次反复的程序后,我拿到遗嘱公证书。我年纪尚青,将来我可能改变主意,我还得继续反复这样的程序。这样的遗嘱形式,有效率吗?与其说自己订立遗嘱,不如说我去公证处保存证据。有一天我不想配合了,自己所立遗嘱还不能对抗公证处保存的遗嘱。

  法律应是经济的,效率的。立遗嘱人订立遗嘱后应得到社会的尊重,遗嘱体现的是立遗嘱人将财产留给继承人继承的意思表示,也是遗嘱人保护自己财产的一种方式。继承人更在乎的是遗嘱的真实性,而非严苛的程序性。真实性可以通过很多方式体现。

  比如,由社会机构介入做好遗嘱的登记工作,加强遗嘱的确认和保护。建立多样化的遗嘱登记机构,形成有序的档案管理机制,妥善保存立遗嘱人生前所立遗嘱,也是当前行之有效的方式之一。建立社会遗嘱登记机构,做好遗嘱登记,一方面可以预先核实遗嘱的真实性,另一方面便于继承人查阅遗嘱形成时间,确认遗嘱的效力。更有效的推动第三方机构对遗嘱的采信与认可,便于继承人办理遗产继承手续。

  加强立法,扩大遗嘱的法定形式,突出律师的作用,将封签遗嘱列入法律形式。律师具有被继承人所不具有的法律素质,被继承人可以利用律师的优势,为其订立忠于自己真实意思表示的遗嘱,并封存。由律师从专业角度来保护委托人的财产,实现委托人的意思表示。

    二、加强部门间的协作,为继承人提供便利,改善继承人的消极对待。

  依据我国目前法律,法定继承中,继承财产未分割前,继承人不表示放弃则视为继承,这也是导致继承人消极对待财产继承的要因。继承人办理继承,基本上属于有需要就办理,不需要就不办理,需要某财产,就办理某财产继承的心理状态。将遗产继承视为程序,而非实现权利。

  法律的单一性,导致继承人即使情况不复杂,也会因各种因素消极对待法定继承。除上述已述情况,其主要还有以下几点:

  1、法律意识淡薄。我国法律建设起步晚,制度不健全,法治尚未成熟,继承人解决财产继承问题往往通过有纠纷维持现状,无纠纷自行商定的态度解决,完全没有以法定程序实现权利的意识,只有伤及权益才不得不办、不诉。

  2、风俗习惯与法律的冲突。我国自古女子是拨出去的水,除父母绝户外,无继承父母财产的权利,这一风俗经历了几千年,与当前法律的男女平等,有很大的差异性。在传统习惯里,女子没有赡养父母的义务,父母去世,当然也没有继承遗产的权利,这仿佛约定俗成,顺理成章。人们的价值观与法律还是抵触的。

  3、固有观念,怕伤害感情。很多老人到公证处后表示,配偶一方死亡后,财产当然归自己,对法律规定的由父母、配偶、子女共同继承很不理解,甚至表示法律不公。虽然子女能够理解,但又不敢提出继承或不继承,终怕伤害到父或母一方的感情,误会自己争夺财产。继承财产往往搁置,等到需要才办理。

  4、子女多,难聚,难证明。这主要体现在子女居住分散,档案不健全,无法证明及查明全部子女状况。

  5、父母婚姻状况的变化,子女难寻。父母离婚,子女随父或母一方另外生活。不随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死亡,则生子女现状杳无音讯,无法找寻。

  我国宪法明确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和继承权。继承人对遗产的消极对待不仅有碍自身权益,而且妨碍社会管理。社会机构也应积极采取措施满足公民的需要,为其权利的实现提供便利。如:

  1、完善法制建设,推进依法治国理念,加强法律宣传,克服继承人思想上的包袱,督促其依法及时的办理遗产继承手续。

  2、建立和健全档案制度,完善档案管理,便利继承人查阅。

  3、加强公民个人的户籍管理,为查询公民信息提供便利。

  4、加强两岸合作,设立民间联络机构,促进两岸的协作与交流。

  三、完善法律,建立行之有效的法律指导,督促权利人积极行使权利克服上述不能。

  社会管理机构不是万能机构,也难解决无米之炊,其职权也要受到法律制约,要从根本上解决财产继承过程中的难证明,难查询、难配合情况,也不能让社会管理机构在没有法律依据及事实的前提下做出继承人少什么给什么的被动性。事实难证明,就从法律入手,由法律对上述三难做出指导。我国目前财产继承所适用的法律主要是一九八五年十月一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随着社会的变迁、人口的流动及其财富的增长,其已不能满足当今的社会需求。法定继承过程中如何解决上述的三难问题,本人提出如下设想:

  方法一: 继承并保留份额,法定期限内限制继承财产上市,法定期限届满后通过时效取得产权。如上述女子的继承难问题,对被继承人父亲下落不明,被继承人生前亦未宣告失踪也未宣告死亡的前提下,继承人可以保留份额的继承,在法定期限内限制其上市交易,法定期限届满,继承人完全取得产权,可以自由上市交易。权利人可以在法定期限内主张权利,要求分割财产。法定期限届满后,权利人提出合法理由则可以要求产权人做出相应补偿,没有合法理由不得提出赔偿或补偿请求。若权利人自始至终未提出继承主张,则推定放弃继承。该方法可以有效的解决和克服当前权利人故意不配合,或继承人下落不明的情况。

  方法二:将继承顺序中的父母单列入特殊的特留份制度,不作为继承第一顺序人。由被继承人父母依据自身情况,决定是否申请特留份。若父母有住房困难,则特留份首先从被继承人遗留的住房予以照顾,若无住房需求,与财产继承人协商一致后,可以申请其他方式的补偿。其优点在于其有很强的灵活性,父母可以申请也可以不申请特留份,可以采取多形式的补偿,不限于被继承的财产。有效的解决目前父母不论继承不继承,都要有意思表示,接受严苛的程序要求,将简单的事复杂化。更有效的解决父母后于被继承人去世,因未能及时办理继承手续,导致的叔伯与侄子间的矛盾。其灵活性更有利于财产的完整性,顺应当前小家庭的传统思想。

  方法三:申请财产继承人提供相应的担保,担保期内,无人申请相应份额的继承,则适用善意取得,申请财产继承人可取得财产所有权。例如子女下落不明的情况。中国传统观念里,父母可以不继承,子女一个都不能少。某一子女下落不明,遗产继承人不能有效的办理继承手续,若有新情况发生,又将陷入另一继承困难的局面。遗产继承人确认下落不明一方的继承人资格,通过提供担保,保留下落不明一方的遗产份额,在担保期内,下落不明一方未提出申请,则遗产继承人善意取得继承财产。担保期届满后,下落不明一方出现,其可以在法定范围内提出相应补偿。

  上述方法的共同点:

  1、继承人均要采取积极行为去实现自己的权利,改变目前的消极性。

  2、以法律推动财产取得,依法解决财产继承过程中被动性。

  3、可以明确财产归属,区分物权与债权,便于财产流转。

  四、目前法律均未规定,缺乏法律依据,需要一定的社会条件与基础。

  上述不同形式的督促继承人采取积极行为实现自身权利的方法,改变过去继承人因主客观条件引起的消极对待,有效解决复杂情况下的财产继承问题,减少诉讼与纠纷,更有效的明确了财产归属,推动了财产的流转,促进了家庭和睦。以法律的形式推动继承人积极行使权利履行义务,使继承更理性化,有效的避免继承人因个人感情所产生的冲突,不和。